要考試了。

在彼岸看到breathbaby的『妈妈,我爱你』,頗有感觸。
這是回帖而已。

*

18。這個數字真是敏感。
2008。今年我終于也要滿18了。

18嵗。似乎是個很客觀的分界綫。青少年與成人的清晰真切的界限。
我思考。18嵗的我,與過去的我到底有了多少改變。
我的記性不好,想不起什麽。還是只能想起許多許多年以前,那個羞澀膽怯無能的我與現在戴上了外向開朗的面具的我,以及正逐漸與這面具融合的我。
只記得小學的時候被因性格被同學欺負,因身世被老師欺負。那個時候的我——現在也沒變——只會默默忍受,躲在廁所偷偷哭泣。只是現在學會了仇恨,學會了鎖緊心扉,學會不再哭泣。
很多很多事情不太記得。
痛恨自己的淡薄。恐懼自己的淡忘。

關於媽媽。我更習慣稱之母親。
她的一生不容易。我知道。漂流遠洋,帶孩子,打工,讀碩士。那個時候瘦骨嶙峋。
回國后,因性格軟弱工作回來常常哭泣,最後放棄了工作。
一心一意拉扯我和我弟。
我是一直對不起她的。敗家。成績不理想。性格窩囊如她。
直到現在,還是沒點長進。敗家,成績不理想,内心黑暗,總是自殘。
初中的時候,自殘的傷口被發現。自此,母親一看見我房間有刀片諸如此類的東西總是驚慌的扔去。
高中的時候,包裏的煙盒被發現。……
是的。我沒有讓她高興過。從沒有讓她放鬆過。一直一直以來她揪著心看著我長大。
高中寄宿開始,每個周末我把所有時間都給了電腦。某天,母親站在正在上網的我的身後,說,你回家連陪媽媽説話的時間都沒有麽。
我頭也不囘,說,沒時間,也沒什麽好説的。

是的。一直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從小,被欺負我回家從未說過。從來不曾敞開過心扉。
高中寄宿,身邊的同學都常常打電話回家或者與父母飛信息。我從未打電話回去,父母也從未要求。
因爲我不想他們。
因爲我能夠一個人。

雖然我並不希望自己能與lz親一般,與父母關係那麽親密,如果我是這樣,我絕對受不了。
但有時候,看到因這樣甜美豐盛的親愛而喜悅、流淚的人們,總是不禁羡慕。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8-01-19 14:42 | 流年不過。

考試前夕啊這是!

很出奇的,這周居然不止一個人問起了我以前的事情。
哈。

當時你年少溫和,我笑靨如花;當時你情深款款,我喜悅淺藏。那一年天空藍藍,映著我們年少的臉,我會永遠記得我遇見的,那個溫柔溫存的你。
只是歲月無情,時過無痕。或許到現在你也不明白,那時我的快樂與幸福。
儅他提起那個往事,那一刻,你是否還能想起,那個曾經傷害過你的人。
一瞬間的時間概念很恍然。
流光洗嵗。
在年少時候遇到一個人,然後,遇到很多人。人山人海。偶爾叨念,一個名字,或幾個名字。其實就凴我這死鬼爛記性,也記不得什麽。
只要不提起不想起不覺得難受,只是一提起來,還是會有那麽些難受。即使只是過去的事情,都是經過的路途,但終點太迷茫。

有個人跟我說歷史總是在無聊的重復。我笑笑。忽然覺得自己滄桑。但這種詞實在不適合我。
那誰說過“一心一意牽挂一個無望的對象”。這有什麽呢,或許到某一天守得云開見月明呢。
我對她說,這種美好的狀況,多好。朋友變情侶,輕鬆而快樂。即使分開,多年后再聯絡,一定可以豁然開朗,對過去的疼痛一笑而過。

認真去愛。守候身旁。觀月落星辰。良辰美景天。簡單美好。
但是,她又說。會陷下去的。最初的好感到不可自拔,人是沒法掌控的。
是的。我們無能爲力。

我的記性不好熟悉我的人都知道。
有時候,對於自己的太容易忘卻發而覺得可怕。害怕自己的薄情,害怕忘掉太多本不該那麽簡單忘掉的事情。
不管是溫暖或疼痛的過去,模糊得太容易,忘得都太快。
常常會為自己這點痛苦、驚心,以及痛恨自己的無能爲力。

最後的一點點。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8-01-11 22:05 | 流年不過。

2007最後一天。

畢竟是07年最後一天了,想上來講幾句話。
2007年我究竟做了些什麽,就凴我這爛記性,想不起幾件。
就我記得的範圍的話——
能夠分到13班是我的幸福。這是個好的集體,能夠認識裏面的每個人也是我的幸運。
高一的時候被某人抛棄的原因終于明了。除了無奈沒有什麽詞可以形容。想當時我是多麽的難受,結果只因這原因被抛棄。那些女人太可惡。
結果我就只記得這些東西。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7-12-31 20:39 | 流年不過。

嘖。

上週晚上居然與父母聊天,而且時間還不短。太可怕了。
即使聊天的内容除了學習還是學習。但是,聊到後面,我越聊越不舒服,覺得我肯定是哪裏有毛病了。一時之間有了恍惚的錯覺。於是,開始心煩氣躁,草草的結束話題,回到房間打開電腦。
物事人非事事休。縂有種錯覺,但這是真切地存在。
説來說去,還是在講“改變”這二字。變化似乎是好事,但其實並不是這麽囘事。回首過去,有多少個瞬間,我們曾經祈求永遠。天長地久,永垂不朽。花好月圓,良辰美景天。
只因當時你我正少年。所以認定流星能實現願望,犯了錯誤推倒重來。
……
嘖。好煩。不寫了。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7-12-14 21:26 | 流年不過。

甘。

ご主人様はヤバイ奴2


高村怜:千葉進歩
横溝将典:遊佐浩二

藤堂:遠近孝一
尹慶柏:松本大
横田先生:古島清孝
陽子:浅野まゆみ
部下:内匠靖明

憐和將典這一對經過上一部,已經變得很甜很甜。在我看來,就是甜到要發膩了。
drama一開始就是兩人甜蜜蜜的對話,原本想尋求撕心裂肺的我,很快就被這甜膩影響到,心情變得很不錯了。
故事還是很俗套。將典在工作方面也出現了麻煩,同時也出現了第三者並且這個第三者就是對將典不利的人物。憐爲了不添麻煩,決定自己解決,由於憐太過天真,被用小手段抓住了。最後還是將典來了英雄救美。
中間甜膩的對話片斷真是不斷,兩人真是愛到要死要活。憐最可愛的一句話就是「我得了將典症候」。把將典樂得來了兩聲爽朗的笑聲。
在drama裏面,憐很明顯的變得會撒嬌,並且很小孩子。經常說出連我這個聼者都會開心的坦率的甜言蜜語,更何況是將典呢~千葉配得很相符,應該說,我是聼著千葉這樣的聲音才能有上述的感受……
將典這偽鬼畜,在上一部drama裏面的獰笑我還有那麽點印象,到這一部就馬上變得溫順的只有一點坏心眼的小攻了。不過,可以説是愛的力量吧。笑。能夠聽到將典直率爽朗的笑聲,其實可以算是种奇跡了……其實我就是想說yusa那笑聲實在實在實在是太好聼了╰( ≧﹏≦)╯╰( ≧﹏≦)╯╰( ≧﹏≦)╯
我選這個drama聼完全就是爲了yusa啊。聼得我心情還真的算是不錯的了。>△<
最後再説,其實這drama劇情不咋地音樂不咋地……推薦度不高……

婀娜めく華、手折られる罪


椿:成瀬誠
御門春仁:諏訪部順一

綺蝶:平川大輔
蜻蛉:緑川光
忍:岸尾だいすけ
鷹村:遠近孝一

花降樓系列的魅力就在於即使劇情俗套,但卻還是能夠感動人。在與細節的不同吧。
諏諏的聲音實在是太誘惑了。即使是整個drama最開始的一聲「哼」都充滿了荷爾蒙呀。貫穿整部drama的低沉的諏特有的音色,不是諏常演繹的惡質男人,而是正直的好男人啊!雖然drama裏面沒有明説,但御門肯定早早的看穿了椿已經喜歡上了自己。不然怎麽會每次都為椿的因緊張而無法做好的工作模式而忍俊不禁呢。
一直都對成瀨的聲音多少都有點迴避,但是很久沒有追新drama的我,終究還是忍不住聼了。成瀨的表現還算是差強人意,很多地方的演繹都出乎我意料不錯。
綺蝶和蜻蛉這一對只出場了一小會,但卻還是讓我念念不忘。大家都幸福了,就唯獨這一對的幸福還遙不可及。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7-11-25 07:58 | Drama。

失敗而已。

許多人從眼前走過,他們的臉即使是被光照耀著卻也看得出輪廓,唯一顯山露水的是笑的繪聲繪色的眼睛,他們的嘴巴擺出各種各樣的玲瓏形狀,輕佻的音節拼湊不成完整的語句。
似乎在想事情,雖然狀態似乎是發呆。隱約明白自己爲何這麽落寞。一瞬間,想起自信過頭的言語卻透露著惶恐的行爲。

陽光照得人睜不開眼。晃人眼得不真切。可是分明有一根細長的細綫,在腳下。太陽離得很近,但是那個人仍然走著,不停歇。露出似有似無的微笑,模糊的不真切。
就那麽突然的墜落下來,伸著雙手。仿佛渴求著沒有羽毛的飛翔。
所有的一切都不敢阻攔他,徑直下墜。義無反顧。

從夢境中一下子驚醒。
午後的陽光還是明晃晃。
伸開雙臂,想著終究飛不起來。
自己就像那個走在細長的綫上的人。斂息凝神。小心翼翼。
那絲綫離天空是那樣得近。自己離天空是那樣得近。
那天空是無法突破的巨大牢籠。

手心有些溫濕,一層又一層。
不敢舉起手來對著太陽,怕汗水反射了陽光,便會如同昨夜回憶般驟然刺眼。猝不及防。無法呼吸。
下決心汗津津地握住了,卻是永久的失敗。

想要承認自己的錯誤挺難。我知道。
既然已經錯了。
那就血流成河吧。
我知道的。沒有所謂的曾經。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7-11-24 19:36 | 流年不過。

第2パレス

美男の殿堂 第2パレス

還是非常的可怕的習慣性選了這個drama聼。
yusa你果然適合這種腹黑啊啊啊!即使是殿下的「ね」、「な」、「ふふ」等輕輕的發音都是那麽充滿了黑色的墨汁~
話説這個drama有《美男の殿堂DX》的内容,也有我沒看過的内容,不知道是原創還是我沒有聼過。
在聼與漫畫一致的部分的時候,我還特意從床上爬起來,找出了漫畫原作邊聼邊看,感覺特別有趣……
在淳哉&殿下部分,殿下的閃亮面與黑暗面相互交換,表現話與内心話相互交替,實在是太萌了。殿下的有點帶坏心眼的調侃的語氣的臺詞是我最愛的了……聼的時候就想著要把這句話那句話截下來當作手機鈴音……
“原創”部分特別可愛,我都不小心笑出聲來了。
ONO的英語實在太崩坏了……哈哈~
嗯嗯,FT中子安忽然爆出的幼兒園時因爲愛哭而得出的外號是在笑死我了。後來yusa說他的姓不好取外號,說但是有點印象被叫過「妖精」(似乎是?)。笑。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7-11-18 07:46 | Drama。

天光太煞眼。

每次考試前後,都特別想寫些東西。就如同每到一定時期我一定要在手臂上划上幾道,一定要吸煙喝酒一般。我不認爲這是逃避或者發洩,因爲考試似乎不會給我帶來壓力。相反的,每到考試我就會開始策劃考試完畢后該如何狂歡。心裏其實是很明白,做事情要分主次、輕重,不能總是任由自己隨便的心態指導。

弟弟騗了母親不少錢,母親傷心而耐心地說學習是爲了以後找份好工作云云,最後還加句學學你姐姐。
其實,世上這麽多的學生,到底有多少真的會這麽想。我覺得,會這麽想的人不是聖人就是被中國教育體制壓迫的書呆子。
我願意學習不過是爲了眼前的利益,想要更容易的拿到零花錢,存起來然後很敗家的一次性花掉。有了深愛的事物,也就漸漸改變了一點性子。
但事實上,還是在很多時候,不到火燒眉毛,依然隨性子。明明有許多事情等著處理,從昨晚到今天,還是依舊看新繙追漫畫聼drama。

歲月何時終結。

最近很多都說我長高了,雖然我沒有什麽自覺。變化這種東西,潛移默化,一點一滴。卻不徹底。什麽都留下過去的印記。説不上討厭或者喜歡,只是覺得不可思議,覺得有些可怕。我性格的内向與外向的轉變,現在回想起來,似乎還是有個過程的,只是這個過程快的令人不敢相信,毫無自覺的可怕。
還是容易緊張,還是容易臉紅。改不了。

和X隱簡單的聊了天。她似乎還是很吃驚于我的男性化,即使我們相處的時間已經不短了。我也在那瞬間想到,我也是個女的。
我似乎忘了我是個女的。
雖然我在很早以前就暗暗立過志:長大以後要改變男女的不平等的關係。不止一次聽到男生說女性有做清潔工等之類工作的才能,男性不會去搶這些工作的,每次聽到我都會想起我的豪情壯志,並加上一條,以後要讓男的清潔工佔80%。
很幼稚。而且,似乎不可能。

這些變化,還是忍不住要感嘆。

對「谁来拯救同人女的爱情」這篇文章還是記憶猶新。雖然對愛情沒有什麽興趣,但是無論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我都不需要被拯救。我願意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願意沉溺在ACG的世界中,並且現實與虛幻能夠劃分得明明白白。

即使每次打開手機看到yusa時,總會想起他那乾澀的笑聲並且說出他結婚了消息,然後默默的祈禱他的幸福。
即使常常腦子裏會構想出安靜而美好的世界,シキ與アキラ生活其中。

這是浪費時間。我知道。但是換個説法,這其實是個過程,爲了達到終點所必經的道路。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7-11-18 07:44 | 流年不過。

遊佐浩二の『モモっとトーク』...

そして「モモっとトーク」からの重要なお知らせです。2005年11月から約2年間パーソナリティを務めていただいた遊佐浩二さんが今月で卒業することになりました。今まで応援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なお、今月放送分の収録は終了しておりますので、メールをいただいても、番組内でメールを読むことはできません。ご了承ください)。
二代目パーソナリティは川田紳司さんです。以前「桃通」「桃のきもち」のゲストでも面白トークを繰り広げていただいた川田さんのトークに乞うご期待! ふつおたもお待ちしています。

「2年間とちょっと、とても楽しくやらせていただきました。
かしこまったことは苦手なので一つだけ。みんな、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莫大的shock。
繼LPC后的超級大消息。
很無奈。

我知道川田紳司是哪位。我知道他是個可愛的人,我知道他的能力不差。
但我更知道對我來說,沒有yusa這個radio不是momoto,沒有yusa我是不會再聼這個radio。
沒有了momoto,唯一能夠聽到最近的yusa的只有鋼鐵了。但事實上我並不是特別喜歡這個radio。
無限淒涼……
我的心涼了一大截。甚至覺得會影響到我下周的期中考試……

總之,yusa。辛苦了。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7-11-10 00:17 | 小道消息。

噴。

OVA 今天开始做魔王!R 01
溫泉那一段真是太噴了。應該說,這一集的賣點就是泡溫泉吧……OTL
最可惜的就是孔拉德沒有進去。就有利、尤扎克和薩拉相比,薩拉的身材居然是最好的,不,應該説是我最喜歡的體形……
雖然沒有玩過由薩拉出場的遊戲,但還是覺得薩拉能夠再有個性一個一點……石頭配這個角色是很原本的聲綫,少少有點落了期待。
倒是最後俊達被抛棄在宮殿,喊著“殿下~~”“孔拉德~~”那幾近要破音的呼喊實在太令人開心了。終于有种《魔王》真的回來了。

寒蟬鳴泣之時·解 17
一直一直默默地看,看到鷹野無比殘酷的童年,對這個陰險的女人起了少少的同情心。就覺得鷹野成人后做的瘋狂的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
在前幾集中有鷹野與羽入“對峙”的場面,第一次看見羽入生氣的樣子,也深切地感受到悲劇是不可避免。即使羽入能夠使梨花一行避免悲劇,但是在無限輪回的時空裏,鷹野卻一次又一次遭受那非人的童年。無法改變。
話説這一集出現了之前從未出現,也沒在劇透聽説過的人物出現了……看起來比鷹野更可怕。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7-11-04 15:53 | Anime。

suicide.

“哈哈。眼紅紅。
……別哭了。”
多少年後她迎頭,還可以記起那個笑容,她的長髮掠過面頰,和著春風淺淺的味道。那張臉卻迅速模糊,在時光的隧道裏,耀眼了又黯淡。嘴角失了溫度,手邊空空如也。

路的兩旁小區的周圍已經裝上了黑色的全新的圍欄,圍欄内外竟然空空如也沒有行人沒有住戶。熱躁的空氣力秋蟬不停的鳴叫。
時光如逃兵倉皇而去。
刹那間仿佛爆炸過後的廢墟碎片霎時間拼回最初混沌的狀態。
落在地面的榕樹葉飛向枝頭,回歸墨綠顔色,如曾經鬱鬱蔥蔥蔭蔽天空。

一照面一擦肩的分道揚鑣在長長久久的思念之下得不到延續。她笑,年華也蒼老。
當年容易害羞脾氣卻暴躁的的小姑娘,有著怎樣青澀的表情。微笑也罷,蹙眉也罷,學校内總不是孤單。
只是。後來。後來。只是。緣何變成學會對著陌生人微笑的“帥哥”。心事沈澱,習慣性地溫柔,並微笑。後來的後來,回去最初的地方,回不去的過往。是被歲月磨平了的棱角,穿起了男裝剪斷了頭髮,帶上微笑的面具。

總是一個人發短信,發去一個空白的地址。

“因爲你很溫柔啊。”
忽然醒悟。自己是多麽無能。如同許多男性向后宮動畫的男主角般。只有溫柔。
不是一夜成長,也不是一夜衰亡。是無望,無念,日日滋長。
分別光年,是距離光年、還是時間光年?

也許世界是虛假的。
活著只是個謊言,更何況是笑容。
就像末世的焰火。

其實我就是想說,我並不喜歡女生。小姑娘別來靠近我。
微笑只是禮貌,溫柔只是習慣。

2007-9-15 18:59
[PR]
# by hysteriabobo | 2007-10-26 22:23 | 流年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