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映畫。( 1 )

那悠遠的時光

蟲師 電影版
很奇妙的感覺。一開始看電影的銀古有些不太習慣,但看到最後卻挺喜歡了。
電影一開始是阿善和母親在山上遇到山洪,母親死去,阿善被奴伊救下。然後時間轉移,銀古出現。
首先解決的是“哞”和“阿”。然後鏡頭又轉到過去,阿善在池塘看到銀色單眼魚,奴伊跟他解釋和警告,說池塘有兩种蟲,一種是永暗,另一種是吃永暗的銀蠱。
然後銀古踫到追尋彩虹的虹郎。阿善不聼奴伊的話,晚上跑去池塘邊,看見了銀蠱,被奴伊喝斥。第二天奴伊把阿善帶下山,自己回去,想與蟲同歸于盡,阿善卻自己跟了過來,阿善發現奴伊的另一只眼睛也瞎了。兩人被吞噬在黑暗中,奴伊最終把阿善救了出去。阿善在黑暗中徘徊,什麽都想不起,忽然想起了銀蠱這種蟲,從此阿善忘記了過去,有了個新名字叫銀古。
虹郎和銀古一起到了淡幽的傢,淡幽出了些狀況。緣由是之前來了對夫婦,妻子講了永暗和銀蠱的故事。當晚淡幽在寫這個故事的時候,覺得不適,就逐漸變成現在這樣了。
銀古說要去看那個故事的紀錄,還未看到驅蟲的部分,整個書房被淡幽封印的蟲子都騷動起來,被銀古身上所依附的蟲吸引。此時,永暗也出現了,逐漸形成人形,喊著阿善。同時,淡幽的狀況也愈發嚴重,阿玉婆婆只能堵一把,按照祖先所流傳下來的方法,讓淡幽流淌鮮血。
儅淡幽的身體恢復了不少,跑去地窖,發現銀古被淡幽所封印的蟲附身。淡幽叫阿玉婆婆拿出長筷,要把銀古身上的蟲全部歸位。
但是,即使已經把蟲全部歸位,銀古卻還徘徊黑暗中,沒有回來。叫銀古的名字有反映,也能夠走路,但別的時間都處於恍惚狀態。
淡幽說只有把銀古帶到光脈去才有可能恢復原狀,於是虹郎就帶著銀古上路了。在路途上,銀古逐漸恢復,恢復的當天,他們終于碰上了虹騰,但馬上下起了雨,兩人不得不找個地方躲雨。虹郎說他想走父親的路儅修橋的工匠,說淡幽在救銀古的時候很拼命。銀古苦笑著說淡幽做什麽事情都很全心全意,所以才對她說不出喜歡。虹郎正想說什麽,銀古發現了些異常,叫虹郎趕快跟上。騷動的蟲群匯集,虹騰也出現了。
虹郎終于追上了彩虹。
第二天,完成了父親的夙願的虹郎和已經恢復了的銀古分別。兩人剛分開走了幾步,虹郎轉過身對著銀古的背影大聲喊:銀古一定會好的,淡幽也一定會好的,兩個人一定可以一起的。
銀古繼續尋找附近的光脈,走到山裏,看到一戶人家,想去問路,沒想到在裏面的就是那個奴伊,那個被永暗附身的奴伊。奴伊馬上發覺了銀古的到來,喊著銀古過去的名字阿善想抓住銀古。但奴伊馬上絕望的喊說附在銀古身上的蟲是銀蠱,說銀古想要把她吃了。永暗蠢蠢欲動,銀蠱也馬上出現了,破舊的小屋被爆發銀光充斥。
一切安息后,銀古把奴伊帶到深山中,吸引蟲,讓奴伊就這樣安息。
然後,銀古繼續上路了。

話説整部電影好看的還是后半部分呢。
一開始的真火看起來好怪,應該是個男生卻穿著紅色和服留著女生的蘑菇頭。
奴伊和我對原作的奴伊的印象很契合,想去找原作看看,卻發現昨天剛剛把書借了……
銀古和奴伊徘徊在黑暗的時候,已經失去兩眼的奴伊說只要銀古看著她就會感到暖洋洋,聯係最後奴伊見到銀古也說了同樣的話,會有這種感覺或許是因爲奴伊身上依附著永暗,而銀古身上依附著銀蠱。銀蠱會在永暗出現的地方發出光芒吞噬永暗。
只要是關於奴伊和永暗的片斷都很像在看鬼片。=_=
一看到淡幽我就覺得挺漂亮,到結尾看演員表,原來是蒼井優。
在阿玉婆婆划開淡幽手臂放血的時候,我的心也蠢蠢欲動,也很想拿出刀子放血,好不容易才忍住。嘆氣。我果然很危險 =へ=
銀古在山洞無奈的告白,震驚了我。雖然漫畫裏已經很有這個痕跡,但沒有捅破那層紗,可又想到銀古溫柔的性格,於是又否定了推測。電影都這樣說了,看來原作也是這個意思吧。
虹郎與銀古分開后,虹郎激情的告別很讓我感動。這就是純樸的人啊!
最後的淒慘的奴伊和淡漠的銀古,讓我對時間還是有比較沉重的思考。

其實還有些地方沒明白……比如奴伊爲什麽沒有失去記憶呢……比如爲什麽銀古在泡了溫泉后馬上就幾乎恢復正常了呢……
如果沒有看過原作就看電影,應該看不懂的地方會比我多吧。很多蟲雖然出場了,但都沒有説明蟲的各種習性和狀況。

一點截圖。
[PR]
by hysteriabobo | 2007-07-17 11:12 | 映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