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飛翼。

我説不清我現在是個什麽樣的心情。
或者說我早就該直接的在這裡開罵發洩或許更好。
有些忍耐終究會再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中失去,長久來的脾氣或許會在這一念之差爆發。對於從大年三十開始就不斷重復的事情,我不想評論什麽,該罵的也罵過了,只覺得或許那兩個字的終點是必然,沒有必要不斷重蹈覆轍但總是走不上正軌。
所謂現實,所謂哀傷,也不一定是每個人的必經之路。
看電視時有個盲人說,我在童年眼瞎,這只是我童年中比較重要的經驗,並不是我童年的全部,這並不代表我的童年就非常難過。
是的。所以我才一直向前看,不回頭。
向前走。
在這個過程過,一定得到了什麽同時又付出了代價。我真切地明白我的代價但卻找不出我的所獲。我過去的豪情壯志已經消失了。即使想自我欺騙繼續奮鬥,但怎麽也找不到原來的那種心境了。
於是我現在否定了過去的自己,也想順便切斷自己的未來。




即使傷心難過也請偷偷哭泣好麽,如果你沒有傾訴的意願。
如果你真得想離開,請別那麽在我們面前大哭大閙地離開。
假設你想自殺,那麽請把我們一起帶上路吧。你說的,我們已經沒有了未來。
[PR]
by hysteriabobo | 2008-02-15 11:44 | 流年不過。